大熊貓網

首頁>>熊貓畫廊

四川大熊貓“慰藉”英國大半個世紀

http://www.zetebk.icu/   發布時間: 2016-04-01 17:28:08

大熊貓“明”當上了攝影師(1938年)

這是一段跨越東西方的傳奇與“幽怨”

前不久,英國倫敦動物園收到一份特殊禮物——一尊大熊貓“明”的雕塑。這是中國日報社聯合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等單位,在英國推出的“熊貓與和平”系列活動的主要內容。

大熊貓“明”再次亮相倫敦,讓人們不禁想起那段“明”與英國民眾共患難的歷史,極好地象征了中英歷史友誼。繼大熊貓“明”赴英之后,來自四川雅安的大熊貓“姬姬”“陽光”和“甜甜”先后到了英國,譜寫了一段傳奇,但也留下了一些幽怨。

在二戰硝煙正濃的歲月里,一位從中國遠渡重洋去往英倫的“大使”,以其天性的優雅和淡定,慰藉了無數在倫敦大轟炸中驚魂不安的心——

大熊貓“明”受到西方小朋友的喜愛(1937年)

大熊貓“明”(1937年)

“明”:它是黑暗中的一束暖陽

這只名叫“明”的大熊貓,有著二戰英雄般的傳奇經歷,它曾被當今英國女王撓過癢癢,曾任憑狂轟濫炸而安然自若,曾被制作成明信片廣為傳播,去世時像一個“大人物”那樣榮登《泰晤士報》的訃告欄。

1937年,“明”出生于大熊貓的故鄉四川。在那個動物保護觀念仍未形成的年代,她被捕獲并數次倒賣,最終落到美國銀行家佛洛依德·丹吉爾·史密斯手中。

史密斯有“熊貓王”之稱,他常年出沒在四川和西康交界一帶,先后收購了十余只活體大熊貓,但有一半左右沒等上路便不幸夭折。由于數次倒賣,“明”從哪里來,誰也說不清楚了,我們只知道的是,“明”和另外7只大熊貓一起登上遠赴歐洲的旅程。

當時正是中國人民浴血抗擊日本侵略者的年代,正常的沿長江而下到上海的方案就無法實施,只能通過陸路,經四川到貴州、廣西、廣東,幾經輾轉,終于到了香港。

據史密斯的回憶稱,這條路匪患猖獗,路途顛簸,大熊貓被裝進籠子用卡車運送,其中一輛卡車在中途翻車,兩只大熊貓臨時逃脫。到香港裝船時,他發現又有一只大熊貓夭折了。

幸存的5只大熊貓被裝上一艘貨輪的甲板,經過一月艱難航程,在1938年平安夜的暴風雪中,終于抵達倫敦。遺憾的是一只名叫“奶奶”的大熊貓不幸罹患肺炎,兩周后便病逝了。剩下的4只大熊貓,一只叫“小開心”,被一個德國動物販子買走,輾轉于德國的各大動物園,最后又賣到了美國;其余三只熊貓的名字是“貝貝”、“小笨蛋”和“小生氣”,“明”那時還是幼崽,叫做“貝貝”。

負責管理倫敦動物園的倫敦動物協會把收購的“貝貝”“小笨蛋”“小生氣”。新主人對中國歷史頗有研究,三只熊貓分別冠以中國朝代的名字——“唐”“宋”和“明”。

“明”很快成為當時倫敦的明星,它的形象頻繁出現在英國的卡通、明信片、玩具、報刊雜志中,甚至連剛剛起步的電視節目都留下它的倩影。

1939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次年,德國對英國展開了史無前例的狂轟濫炸。“明”的出現為緊張的空氣注入了一絲難得的輕松與歡快,這對于驚魂未定的英國兒童尤為寶貴。當時旅居倫敦的中國作家、藝術家蔣彝曾去倫敦動物園,看到英國民眾在大熊貓館外排起一長隊,都在期待著與大熊貓“明”親密接觸。蔣彝隨后創作了插圖童話《明的故事》和《金寶和大熊貓》兩本書。

英國著名攝影家伯特·哈迪拍攝了一張傳遍全球的照片,照片中,大熊貓“明”似乎在擺弄三腳架,為攝影師的幼子邁克拍照,其神情之認真,令人忍俊不禁。

后來戰火越燒越旺,1940—1941年間,德國飛機對倫敦等16座英國城市進行狂轟濫炸,4萬多名市民死亡。大熊貓“明”被轉移到英國東部的惠普斯奈德動物園,但仍被經常帶回倫敦“會會朋友”。大熊貓“明”像是黑暗中的一束暖陽,溫暖著人們的心。

不幸的是,它沒有見到勝利的那一天,1944年圣誕節后的一天,它病因不明地離去了。

那天,天空正飄著雪花。大熊貓“明”的去世引發了全英國的哀悼,《泰晤士報》專門發了“訃文”:“它曾為那么多心靈帶來快樂,它若有知,一定也走得快快樂樂。即便戰火紛飛,它的離去依然值得我們銘記。”英國人民盼望著大熊貓再次在英國出現——



[next]

家鄉親人來看你了(2012年)

倫敦動物園。伊麗莎白公主(左四)、瑪格麗特公主(左五)和大熊貓“明”在一起。(1939年)

“姬姬”:錦衣玉食樂不思“春”

20年過去了,正是東西方冷戰方酣的1958年,奧地利動物商海尼·丹梅爾嗅到了大熊貓的商機。他把一批非洲的野生動物運到中國,與北京動物園交換了一只名叫“姬姬”(又名“琦琦”)的大熊貓。

說起這只大熊貓“姬姬”,還有一個曲折的故事。

1957年,新中國首次將大熊貓作為“國禮”贈送前蘇聯,其中一只就是大熊貓“磧磧”(捕捉于四川寶興縣磽磧鄉,因而得名)。由于被懷疑是雄性,另送一只大熊貓頂替返回了中國。海尼·丹梅爾用非洲動物交換得手的正是這只大熊貓。

“磧磧”再次出國,改名為“姬姬”。海尼·丹梅爾已經和美國的一個動物園成交,但因為美國當時全面封鎖跟紅色中國的一切貿易往來,“姬姬”也被禁止入境。后來,決定不再圈養野生動物的倫敦動物園,在私人企業的協助下買下了“姬姬”。

“姬姬”再度出國。英國倫敦動物協會本來已經決定不再捕捉、圈養野生動物了,但還是在私人企業的捐贈下收了“姬姬”,他們的理由是“姬姬”本來就已經被抓了,而且已人工圈養起來了,已不能適應野外放歸。

“姬姬”來到倫敦之后,到1972年死亡為止,它一直是倫敦動物園的大明星。它的主食除了竹子之外,還有游客帶給它的巧克力。而世界自然基金會標志的大熊貓設計創意,就是來自“姬姬”這只當時西方世界唯一的大熊貓。

因為“姬姬”太受歡迎了,它的生活可謂是錦衣玉食,不僅有新鮮的竹子供它“想吃就吃”,還總有游客帶巧克力給它,雖然曾一度有發情的跡象,但很快就過去了,依然故我,像一個“傻小子”一樣在動物園里撒歡。

20世紀60年代后期,經過一年多的談判,英國和前蘇聯達成了讓大熊貓“安安”和“姬姬”交配的協議。隨后兩國緊鑼密鼓地為它們籌辦“婚事”。

一時間,大熊貓“安安”和“姬姬”的“親事”,成了西方媒體關注的焦點,消息常常登上頭版。

遺憾的是,兩只大熊貓“被”安排“相親”,洞房先是設在前蘇聯,后又移至英國,然而強扭的瓜不甜,捆綁的大熊貓也成不了“夫妻”,它們一見面就瘋狂地對打起來,“洞房”成“戰場”,始終沒有交配成功。

1972年,22歲的大熊貓“姬姬”死亡,讓許多英國民眾感到難過,他們主動到動物園來哀悼。后來“姬姬”的遺體就被制作成標本,在倫敦的皇家自然博物館永久收藏。

1974年,英國首相希思訪華,給倫敦動物園帶回來兩只大熊貓“佳佳”(原產于四川寶興縣)和“晶晶”(原產于四川平武縣)。雖然倫敦動物園一直都希望“佳佳”和“晶晶”能在倫敦生下大熊貓幼仔,但“晶晶”直到1988年去世都沒能懷孕。

另兩只大熊貓也“攪熱”英倫三島

2012年,是中英建交40周年。根據中英兩國簽署的大熊貓科研合作協議,2011年12月4日,一對象征中英兩國友誼的大熊貓“甜甜”和“陽光”,從雅安碧峰峽大熊貓基地出發,送往萬里之遙的英國蘇格蘭愛丁堡皇家動物園,開始了為期10年的“留英”生涯。

為了迎接大熊貓“陽光”“甜甜”的到來,蘇格蘭愛丁堡皇家動物園提前建好了“大熊貓公館”,還派人到“陽光”“甜甜”老家雅安碧峰峽考察。

“兩只大熊貓,攪熱英倫三島。”當大熊貓入住愛丁堡動物園正式與游客見面后,愛丁堡動物園頓時成了“明星動物園”,游客從英國的四面八方慕名而來,為的是一睹中國大熊貓的“芳容”。

愛丁堡位于英國北部,是蘇格蘭的政治、經濟和文化中心。游客到愛丁堡動物園觀光,大多是沖著大熊貓“陽光”“甜甜”去的。游客一時人滿為患,難以滿足游客的需要。無奈之下,動物園只得采取“極端”的方式:“要看大熊貓,對不起,請預約。”

2012年5月7日到12日,雅安市委常委、宣傳部長姜小林隨四川省大熊貓文化及旅游交流代表團到英國進行了為期5天的友好訪問,專門到英國蘇格蘭愛丁堡皇家動物園看望家鄉的“游子”——大熊貓“陽光”和“甜甜”。

姜小林等人看到,竹林幾乎環繞著大熊貓館。這里還充滿濃郁的中國風情,大熊貓館入口處,就像茶館的門口,上面還寫著大熊貓“陽光”“甜甜”的中文名。這里還有一處茶室,游人觀看后,還能品嘗一杯清香的中國綠茶。

為了建好大熊貓館,愛丁堡動物園專門派人到雅安考察,一是與大熊貓“陽光”“甜甜”提前培養感情,二是考察大熊貓館的建筑風格。

有個遺憾一直困擾著英國人,就是還從來沒有大熊貓幼仔在英國出生呢,他們熱切希望“陽光”“甜甜”在英國生下他們的“寶寶”。

這真是一個長達半個多世紀的“幽怨”。

從大熊貓“唐”“宋”“明”到“姬姬”,再到后來的“佳佳”和“晶晶”,都沒有在英國產下一男半女,而中國赴海外的大熊貓,大多都有產子的記錄。這讓英國民眾既是幽怨,又是羨慕。為此,大熊貓“甜甜”每一次懷孕的消息都成為英國人的焦點,然而他們得到的消息,幾乎都是“被懷孕”,一次一次地“懷孕”,一次又一次地“將分娩”。“假孕”的消息,讓英國人多次坐上了過山車,時驚時喜時憂。

2012年4月,在大熊貓“陽光”“甜甜”發情期,動物園在網上公布了大熊貓交配視頻,雖然交配沒有成功,雌性大熊貓“甜甜”沒有懷孕,但大熊貓交配視頻的點擊量超過了2.4億人次,不能不讓人驚嘆。

2013年8月,“甜甜可能懷孕了,幾個星期后就會生娃了”一則消息,讓英國民眾欣喜若狂,然后兩個月后的報道又說“沒懷孕”,英國民眾一聲嘆息。

2014年4月,甜甜接受了人工授精,動物園稱“‘甜甜’懷孕了”。不久又說“甜甜沒有懷孕成功。”

2015年,依然是一場空歡喜。不過,樂觀的英國人稱:只要大熊貓傳奇還在英國上演,就會有春暖花開的那一刻。

高富華 文/圖

湖南幸运赛车